領導者與事業焦慮共存所經歷的三個時期

每年長時間的農曆年假,
總是能看到領導者們的焦慮激增,
倒不是因為假期讓公司停擺但成本仍持續增加而焦慮,
而是焦慮一向都在累積,
只不過在不停的運轉中 ,領導者有時會依靠忙碌而選擇忽略,
而長時間的假期就是暫停運轉的時候,
一旦停手,腦海裡就會冒出各種尚未完成的事務,
或是未來的挑戰,
讓這份焦慮放大了。

也許有些人認為,
領導者們既然選擇開創事業,
就該有「理所當然」的抗壓能力,
但不論事業多大,
領導者仍舊是人,
仍有情緒、仍有心理壓力、仍需要有紓解的方式,
他們不過選擇了這條願意承擔的路罷了,
從沒有甚麼是理所當然的。

再者,長達三年多的疫情與一年的戰爭,
讓外在環境的變動加速,
看不到盡頭的挑戰,永無止息的承擔,
在在磨損著領導者的內在能量。

我所觀察到的領導者內在壓力變動狀態大約有三個階段:
1.急遽焦慮期間
2.內在消耗期間
3.平衡與更新期間

領導者內在變動時期:急遽焦慮期間

通常發生在創業初期,
或是長時間休假期間,
領導者對於未來的不確定,讓安全感喪失,
人的心理機制,
反而更能激起領導者的危機意識,提起精神,增加動能,
用最短的時間運作當下認為有效的行動,
亟欲擺脫這份焦慮,
卻也能帶動整體人員的志氣。

領導者內在變動時期:內在消耗期間

 

領導者經過長時間對抗外在的不確定,與內在的不安全感後,
這份精神已有一定程度上的耗損,
領導者對於自己事業的專注度,甚至是責任感,
會讓他習慣性將自己的內在需求擺在所有事項的最後,
直到逐漸耗損、消磨,
發現自己對於事業提不起勁時,工作與生活失衡,
才感覺到不對勁。

當這狀態出現時,
領導者會發現自己深陷恐懼而動彈不得,
恐懼自己不再有活力,
恐懼自己不再積極,
甚至恐懼自己是否失去事業使命,不再努力,
最終感受到自己是孤獨的。

當身為源頭的領導者陷入這樣的狀態時,
也會直接影響到整個公司內人員的士氣。
機制系統完善的公司,人員還能暫時正常運作,
但機制系統不完善的公司,
再加上士氣低落,
績效自然受到影響。

我時常說創業的過程是一段自我鍛鍊的過程,
在這個階段尤為明顯,
這個內在無力的時刻,
需要的是領導者對自我的覺察與耐心,
也可藉由外界的力量,
來協助自己脫困。

所謂外界的力量可以來自於自己的團隊。
這個時間,是讓自己接受新刺激的時刻,
有時候我會問領導者,
「是否有甚麼是一直以來需要去行動但是卻沒有行動的事項」,
「你在創業初期對於X年後的想像是甚麼」,
「公司的發展,有甚麼可能性是我們還未曾思考過的」。

這一類的提問,都在協助領導者脫離無力感的當下,
去思考還未經歷的新世界,
更好的模式,
是領導者能夠主動向團隊提出「需要協助」,
透過他們,一同思考這些問題,
由他們的角度,
協助公司找尋新的發展,甚至是補上公司必要的事務工作。
公司營運有個原則,
「動比不動更好」。
透過探尋新的路徑,或是補上一直以來空缺的事項,
都能讓整個團隊動起來,
淡化領導者內在無力感對整個團隊的影響,
更能因此從領導者的慣性經營模式脫困。

而領導者透過這些過程,提升自我覺察
耐心的給予自己時間,
去發現自己內在的運作模式,
「甚麼運作能讓自己收到刺激」,
「在哪些時刻又重返無力」
「無力的當下,內心的需求是甚麼」
「如何滿足內在需求」
「無力襲來時,有甚麼行動能有效協助自己」
「我創業時期的初衷仍在嗎」
在每個當下,與自己對話,聆聽自己,
去發掘自己內在的起伏,
有效的使用這些起復,可領導自己的內在運作,
並進入到內外在平衡狀態。

領導者內在變動時期:平衡與更新時期

領導者在學習掌握這些內在起伏的過程後,
能有效的在下次無力感來臨前覺察,
甚至也能運作些事情幫助自己,
再加之對於事業的掌握度與經驗的累積,
自我領導的能力提升,
內在與外在的平衡自然也提升。

這個階段時,
領導者會明顯感受到自己進入一個新的狀態,
一個更自由自在的心理狀態,
接受自己內在需求的吶喊,
接受自己是重要的,
不再將自己放置在所有事務的最後位。

挑戰一直都在,
變動也一直都在,
我們無法控制世界狀態,
但我們能向自己學習,領導自己,
這是讓所有領導者度過每一個難關的基本能力,
也是讓事業長久發展的必要能力。

延伸閱讀

About Lillian

  • 雍碲國際教練股份有限公司 負責人
  • 雍碲教練與導師學院 共同創辦人
回到頂端